分分11选5注册-家具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有趣新闻网首页>>体育新闻>>正文

欧元开启-中超俱乐部都不能改变其内在的商业属性

刘芮麟与粉丝聊天

壓力使然弱隊高投入迅速走出降級區無論行業管理部門的治理力度有多大,中超俱樂部都不能改變其內在的商業屬性,也無法減少對各類競爭利益的訴求。以老牌俱樂部申花為例,本賽季半程結束的時候,他們竟然排名跌至積分榜倒數第二的位置。在內部壓力和球迷不滿聲音作用下,申花俱樂部不得不改變策略,通過聘用韓國名帥崔康熙、韓國國腳中鋒金信煜、意大利國腳沙拉維來改變窘況。

到中超第20輪戰罷,深圳佳兆業隊僅以14分而位列中超積分榜倒數第二位。俱樂部之所以換帥,也是希望儘快改變球隊窘況,從而順利完成保級重任。

值得注意的是,中超俱樂部在此次夏窗開啟之際的引援助攻目標比較集中,大多都是能夠解決進球問題的攻擊手,尤其是中鋒。比如,上港引進的阿瑙托維奇和申花引進的金信煜、沙拉維及魯能引進的莫伊塞斯、一方的龍東、天海的萊昂納多、蘇寧的桑蒂尼這些排在中超夏季轉會身價榜前十位的球員都是鋒將。近年來,受到各類行業調控措施的影響,中超俱樂部在引援方面,把主要目標都鎖定在中、前場球員身上。有了「利矛」,衝破以本土球員為主構建的防線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這樣一種現實也導致中超俱樂部扎堆搶購外援前鋒。

在公告中,深圳佳兆業俱樂部掛出了俱樂部總經理丁冬梅與多納多尼簽約的照片。多納多尼生於1963年,曾是世界著名的意大利足球運動員、意甲傳統豪門AC米蘭名宿。球員時期,多納多尼曾幫助AC米蘭奪得6屆意甲冠軍、4屆意大利超級盃冠軍、3屆歐冠冠軍、兩屆豐田杯冠軍、3屆歐洲超級盃冠軍,曾幫助西亞勁旅伊蒂哈德奪得沙特聯賽冠軍。他還曾入選國家隊征戰1990年和1994年兩屆世界盃,幫助意大利獲得季軍和亞軍。

恆大在轉會方面始終扮演着特立獨行的角色。儘管「回收」埃爾克森僅僅花費了550萬歐元的費用,但轉會夏窗開啟前後,圍繞恆大的各類「引進入籍球員」傳聞此起彼伏。雖然具體細節各方尚未公布,但從常識和邏輯來推斷,恆大在此類球員交易運作中的費用絕不是小數目,甚至可能遠遠超過引進外援的費用。從實際結果來說,恆大中超戰罷20輪,已經憑藉11連勝超越半程冠軍中赫國安而以4分優勢穩居積分榜首,重樹霸業不是夢。而埃爾克森回歸恆大後輪輪都有球入賬,更是在與富力隊的同城德比戰中上演「帽子戲法」,從而成為繼武磊后,第二個步入「中超百球殿堂」的球員。傳說中加盟蘇寧的「大聖」貝爾並沒有到位,但能夠引進巴西國腳米蘭達、克羅地亞國腳桑蒂尼,近期取得兩連勝的蘇寧隊也完全有理由進一步復蘇。

金信煜加盟申花后,連續4輪共打入6球,並在與富力的比賽中上演個人中超首個「帽子戲法」。龍東在第19輪與泰達的比賽中也打入幫助一方隊扳平比分的入球。資料顯示,龍東、金信煜的身價都存「溢價」之嫌,金信煜535萬歐元身價也創下K聯賽球員轉會身價第二高的紀錄。巧合的是,「K聯賽第一轉會身價紀錄」保持者是由金基熙3年前轉會申花時創造的。

今晚,國內轉會夏窗就將關閉,而刨去潛在的「壓哨簽」,中超各俱樂部此次轉會窗口開啟之際累計轉會費已達1億歐元左右。從阿瑙托維奇以超過2500萬歐元身價加盟上海上港、沙拉維以1600萬歐元身價加盟上海申花來看,各俱樂部的激烈競爭卻是「剛需」使然。

上賽季中超落幕後,中國足協在深化中超、中甲U23政策及外援限令基礎上,進一步推出了旨在抑制國內俱樂部非理性消費的各大「投入限額帽」。中國足協年初公示結果顯示,僅恆大保利尼奧、塔利斯卡及魯能費萊尼、一方哈姆西克4人登上引援調節費榜。這表明中超俱樂部在引援投入方面較過去幾個賽季的確有所收斂。

但「好貨不便宜」,金信煜、龍東到位起到立竿見影的效用后,外界自然也就沒有人批評申花、一方「人傻錢多」。深圳佳兆業、天津天海進入聯賽下半程,保級警報頻頻,但通過夏窗而來的約翰·馬里、萊昂納多剛剛入隊就分別為兩隊建功,他們都是能解決進球問題的關鍵角色。

錦上添花衝冠軍團用金元鞏固實力補充超級外援的目的不止於保級困難戶「安身立命」,對那些長期穩定在競爭「上游、中游」的俱樂部來說,也頗具現實意義。作為中超衛冕冠軍,上港隊本賽季把「亞冠突破」作為首要追求目標。但進入聯賽下半程后,上港持續處於中超積分榜前三位,且球隊已經躋身亞冠八強。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沒理由放棄中超衛冕,因此就需要照顧兩線作戰。當埃爾克森回歸恆大不可逆轉后,他們的引援目標不可避免地鎖定在中鋒位置上,而由於無論留洋的武磊還是中途離開的「埃神」,都被證明是全聯盟最優秀的鋒將,再加上留用外援不乏胡爾克、奧斯卡這樣的頂級外援,從戰術匹配角度來說,阿瑙托維奇的到來都帶有必然性。而從阿瑙托維奇首秀即進球及兩輪進兩球力保球隊不敗來看,他的到來可以迅速彌補「埃神」離去留下的空缺。

記者觀察明爭暗鬥的中超球隊令外援「溢價」

由於經紀人服務的對象並不唯一,在此過程中產生的外援競價、「溢價」在所難免。即便像米蘭達這樣的巴西隊現役國腳能夠以「自由身」加盟蘇寧,但俱樂部仍要為此付出巨大的薪酬代價。由此看出,調控或許能改變外援的明碼標價,卻不能阻住交易市場上的暗流涌動。俱樂部都在想方設法應對政策,但俱樂部在「燒錢」引援上實際並沒有收手,或許還會變本加厲。

本報訊(記者 肖赧)中超深圳佳兆業俱樂部昨天通過官方渠道宣布,前意大利隊主帥多納多尼正式接替卡羅出任俱樂部一隊主教練職務。

對比去年多花超過3000萬歐元2019賽季國內足壇夏季轉會窗口(二次轉會)於7月1日開啟直至31日關閉。窗口開啟后4天,本賽季中超下半程征程正式開啟。儘管與歐洲聯賽不同,中超聯賽並沒有採取跨年度的賽制,但中超轉會夏窗開啟之時也正值歐洲聯賽轉會期黃金時段。按照中國足協規定,夏窗開啟期間引進的外援可以從第16輪開始登場。這樣的「開窗」時間表設計既符合「公平競爭」原則,也非常有利於各俱樂部物色優秀新援,特別是外援。

文/本報記者 肖赧 統籌/杜銳 供圖/視覺中國

資料顯示,去年同期,中超聯賽轉會夏窗開啟期間耗費的外援投資總額為6360萬歐元。而其中有近一半費用是原權健俱樂部在莫德斯特租借期滿后支付的2900萬歐元轉會費。當時,中超轉會市場上最響亮的名字無非是登巴巴、埃德爾、格德斯、卡埃比、托西奇、卡蘭加、里亞斯科斯。比起胡爾克領銜國內轉會市場的2016年夏天,去年國內二次轉會市場顯得沉寂了許多。

情形類似的還有大連一方俱樂部。龍東能夠作為英超西布羅姆維奇的當打主力轉投中超,恩師貝尼特斯先期來華可能是原因之一,但真正打動老東家和他本人的恐怕還是超過1800萬歐元的轉會費以及約900萬歐元的薪資。

相關新聞前意大利隊主帥執教深圳佳兆業

龍東酷熱伏天令人難耐,而時下更火熱的卻是2019年國內職業足壇夏季轉會市場。在各類意在抑制職業俱樂部非理性消費的「投入限額帽」作用下,中超俱樂部本賽季在引援、換帥投入方面一開始略有收斂,但隨着各類競爭升級直至白熱化,各家不得不在夏季轉會窗口開啟之際迅速出手補強。

今日关键词:华为申请新商标